丧心病狂脑洞症候群

[FGO/全员向]Master今天不在家! 26-30

梦游:

文/景南


*御主(默认性别男)出门不在家时从者们无所事事的日常。游戏里的一些梗,好玩而已,不要太认真

*有些梗纯粹是玩游戏的捏他,可能玩过游戏才看得懂且会和fate系列设定有冲突,我选择放弃思考

CP19会出个薄本儿直参,有兴趣可以在CPP或者CP官网上搜小说标题(比心)


26


“哦!瞧瞧这是谁来了!”

圣乔治正用手中的照相机指着前方的走廊,忽然抬起头来大喊一声,让跟在旁边看热闹的齐格飞吓了一跳。

“啊,两位英雄,幸会。”

前方款款而来的美丽女子,似乎是前些天刚刚加入御主麾下的新战力,齐格飞当然也是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这消息,毕竟看家的从者们都很闲,这基地又很小。

“您今天没有与御主同行吗?”

虽然他并不太擅长和基地的女性从者们说话,不过同为与龙有着说不清孽缘的从者,他对现在走廊里的其他两人都有种自然的亲近感。

“嗯……”

玛尔达微蹙眉头,但很快又露出优雅的笑容来。

“说来惭愧,我到现在都还是一级呢。”

齐格飞笑了:“哦,这没什么,我刚来时,这基地还空空荡荡,我维持一级的状态大概有两个月左右。御主总是发愁说资源不够多,我们也要体谅他。”

满宝具满级并且已经被御主叫去要求准备灵基再临的圣乔治不敢插话,悄悄地把头转向了旁边。


27


“说起那个总在研究什么的达芬奇亲,可真是绝世的美女啊,不知道我去请她共进晚餐会如何呢?”

凯撒吃着玛修烤的披萨饼,一边拍拍圆滚滚的肚子一边感慨道。

正在低头研究着国际象棋盘上残局的罗宾汉抬起头,用古怪的眼神上下打量他。

“英灵不需要吃饭。”他说。

“而且那个达芬奇亲有可能是美男而不是美女,欢迎你今晚去确认一下回来告诉我们。”

躺在沙发上打瞌睡的白发弓兵接着说。


28


“在下有做什么稀奇的事情,值得让您如此关注吗?”

佐佐木放下手里的刀,看向撑着头盯自己看的那位美人。

以男性的眼光看,不管谁大概都难以无视这位女性完美丰满的身材,毕竟她生前本来就是靠着这绝妙的身材为武器攻陷了数不清的对手。

虽然现在他们两个都只是在基地假造的庭院里无所事事的看家从者罢了。

“您练习的姿势十分帅气,忍不住就看了起来,请不必在意我。”

美丽的少女对他摆摆手,不过佐佐木可不想放着这样一个全身散发强烈魅惑魔力的女人在附近干扰自己的思路。

他干脆收起武器走到近前,低头看着还抱腿坐在地上的舞娘,这绝妙的胸与腿的曲线在假造的星空下泛着诱人的光泽。

“您不冷吗?”

他感慨道。以他所处的时代标准来看,这女人穿得未免也太少了。

“我要是说冷,你会温暖我吗?”舞娘甜美地笑了。

“……我说,同样都是暗杀者,您还是对在下高抬贵手吧,魅惑一个一星从者有什么好处?”

佐佐木优雅地说着,倒不像是有受到魔力的影响。

“哎,看来幸运A的人不那么容易中效果啊。”舞娘也收起诱惑的笑脸,拍拍裙子站起身。

“或许吧。你可以试试去调戏那些幸运D和E的,比如那个几乎每次都能和御主出行的枪兵,还有明明和我们同样为一星却总有出战机会的那个弓兵……”

“呵呵呵,说得很有道理呢。”


29


“最近难得看到你留下来休息啊。”

亚历山大走近坐在老位子的黑发青年,今天这个人没有打游戏,只是黑着一张脸拿着笔在纸上涂涂抹抹。

“啊。嗯。”

只是看他一眼,青年就又低头去往纸上写写画画,竟然不像平时那样看到他就特意回话说点什么。

好像这张纸比我有魅力啊?

亚历山大好奇地探头看看,却看不懂。

“这是什么?”

他搬椅子坐到青年身边,拿起另外一张没人用的纸看,也印有这张纸上相似的格子和数字,有些格子却空着。

“这是数独。”

韦伯苦大仇深地拿起橡皮,把自己刚才写下来的数字全擦了。


30


等做完眼前的数独,韦伯伸个懒腰直起身,却发现身边试着和他一起玩的红发少年早就无聊得趴在桌上睡着了。

那张鲜红的毛边披风像被子一样盖在少年的背上,看着倒很暖和,虽然从者也不会生病。

韦伯看着他片刻,伸手向他的脸,好像是要帮他拨开落在嘴前的发辫,但很快又把手收了回去。

“要我回避下么?”

卫宫抱着手臂在门口不咸不淡地问。

韦伯吓得打了个激灵。虽然他感觉到其他从者的魔力了,但这地方这么小,谁会成天在意别人有没有靠近啊。

“为什么你要回避?”

他皱起眉头瞪过去。来基地的时间不短了,他和卫宫却总搞不好关系,挺烦人的。

“嗯?你刚才看他用的是什么表情,想听我实话说出来吗?我这人别的没有,就是眼神比较好。”卫宫斜起嘴角笑了。

韦伯站起身来,活动活动脖子,把领带结往上紧一紧。

“怎么?你要和我打吗?免了免了,我可不像那个金闪闪的家伙一样有闲力气。”卫宫摆摆手。

“不,我要把你上次在玛修面前脱衣服性骚扰她的事情告诉御主。”


评论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