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心病狂脑洞症候群

[FGO/全员向]Master今天不在家! 21-25

梦游:

文/景南


*御主(默认性别男)出门不在家时从者们无所事事的日常。游戏里的一些梗,好玩而已,不要太认真

*有些梗纯粹是玩游戏的捏他,可能玩过游戏才看得懂且会和fate系列设定有冲突,我选择放弃思考



21


“嗯哼,御主今天出征的地方很安全!我知道的。”

忽然听到玛丽这么说,玛修吃了一惊,抬头发现这位很喜欢找人聊天的女士正用侦探似的表情捏着自己小巧的下巴,眼睛一直在往御主的房间瞥。

当然,那个房间现在是空的,毕竟御主正在出征。

“为什么忽然这么说呢……?”玛修小心地问。

“因为他只有在战斗比较容易的时候才会带一些平时总看家的从者出去呀。你看,今天好多经常在的人都不见了。”

玛修迷茫地歪着头:“那是为什么呢?”

“为了让大家都能感觉到自己是有用的吧!嗯嗯,御主真是温柔呢。”玛丽自顾自地断言。

“难道不是为了增加羁绊值吗?常带的那些人早就满了。”

路过的红衣弓兵随口插话道。


22


韦伯——或者说介于诸葛孔明和某个人类之间状态的男人——听到门响之后抬起头来。他知道是亚历山大要进来了。

这个红发美少年身上的魅惑魔力强烈到都有股能闻到的甜腻味道,不少吵闹的狂战士在他经过的时候都会变得安静不少,但韦伯对这魔力其实是很棘手的。

作为诸葛孔明,他的实力很强毋庸置疑,可问题是他却没有什么像齐格飞或其他几个从者那样驱散自身不良状态的能力。

所以一旦被那种甜腻的魔力给抓住,想逃都逃不掉。

更大的问题是亚历山大好像觉得这很好玩,经常拿这茬来开他玩笑,导致他已经变得开始思考是不是要刻意回避一下了。

可是以他自己的思维来说,回避亚历山大?这不是太可笑了吗。

就在他抓着游戏手柄深思的时候,美少年已经进门来了,而且刚进来就亲切地和他打招呼。

“我就知道你会在休息室。”

韦伯转过头,看到少年的时候,本来整日像被人欠钱似的紧缩低压的眉头忽然抬起来,脸上充满了愕然。

亚历山大被他看愣了,不由得低头看看自己,又抬头望过去。

“我身上有何处不妥吗?直言无妨。”


23


韦伯呆然看着这少年肩披的那件带有柔软厚毛边的火红披风。

熟悉到让他忘记自己身上还有一大部分属于诸葛孔明的那件漂亮的披风。

“那个……是哪来的?”他缓缓站起身来。

“你说这个?啊,本来就是属于我的东西啊。御主找来足够的材料让我的能力觉醒之后,它就出现了。”

亚历山大打量他的神情,笑着拉起披风,大方地从身上卸下来,向他递过去。

“要披上试试吗?对我来说它有些长,都拖地了。你肯定会很合适的。”

长发青年神情复杂地低头看他的手。

“怎么了?别客气。”

亚历山大脸上的笑容足以让所有智力正常的生物心跳加快,可他却发现面前这个人的眼神越来越忧郁。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私事。”

韦伯只说了这么一句,托起那披风的一角,无言地看着,看了很久。



24


“嗯?御主给你换礼装了?”

下棋的时候,齐格飞忽然说。

阿拉什很意外:“你怎么知道?是的,他最近给我带的是一个很贵重的礼装。因为这事,那个金闪闪的家伙还和我吵过架。”

齐格飞的表情很复杂:“因为我感觉到你身上的魔力不太寻常……但……你的礼装效果是什么?”

“似乎是能够让我在本该力竭的情况下还能恢复力量坚持战斗的效果,礼装真是厉害啊。”

“唔……”

“怎么了?为什么用那么同情的眼神看着我?”

“没,没什么……”


25


“这个,卖给我吧,你开个价钱。”

听到旁边有人这么说,乔尔乔斯吃惊地回头,发现那是总在角落自言自语敲着墙写曲谱的莫扎特。

乔尔乔斯虽然说到战斗是从不含糊的,但他和几个文艺专长的从者还真没什么共同语言,其中就包括这个怪癖的音乐天才。平时两人单独说话的机会非常少,这还是莫扎特第一次向他主动搭话。

“你会来和我说话还真稀奇,你指的是什么?我这里可没有奇珍异宝啊。”

莫扎特用渴望的眼神盯着他的手里的几张纸片:“我说的是你拿的这些……”

“哦!你说我刚洗出来的照片吗?让你见笑了,御主给我相机之后,我的确是因为感兴趣才到处拍了一些,不过都是些没有水准的习作。”

“没关系!你需要多一些自信。”莫扎特严肃地说。

乔尔乔斯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照片。这些都是他在基地散步拍照时,遇到女从者被要求拍摄的,以男性眼光来看,美女的照片当然很养眼,但显然莫扎特想要的只是其中的几张而已。

“其实你只是想要玛丽皇后的照片吧?”他犀利地问。

“那是当然的!不然难道我还想要赫拉克勒斯的照片吗?!”

莫扎特理直气壮,丝毫没有要害羞的意思。


评论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