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心病狂脑洞症候群

國王遊戲

亲!!!下去!!!!!啊!!!????

遊坊:

>大部分參照東立翻譯

>糧食向,CP自由心證,明顯的轟出(私心)


00

  「事情就是這樣。」

  水泥人站在1-A教室的前門邊上,表情如一的說:「下午的英雄基礎學,歐爾麥特老師臨時有事會晚點到,他要我轉告一聲不好意思。」他難以察覺的瞇起眼,看著教室裡因為聽見這通知而沮喪的學生們,多少於心不忍。畢竟熬完了上午無趣的學科課,大家是多麼期待下午,水泥人這個教現代文的非常有感觸。

  他嘆了口氣,用厚大的手掌摸了摸臉說:「你們先自習吧,他大概會遲一小時左右。」

  「那個、」靠牆邊的綠谷忍不住舉手發問:「遇到麻煩了嗎?」

  水泥人輕描淡寫的搖了搖頭,「沒什麼,還不到需要學生替他擔心的地步。」他看綠谷還是一臉的不安,便補充道:「一些小事耽擱了,他晚點會自己解釋。」揮揮手示意沒事,觀望兩眼教室就關上門出去了。

  全班的氣氛難得的低迷不振。

  「請相澤老師來代課也好嘛!」蘆戶雙手捧著臉悶悶的說,「再不動一動都要發霉了。」

  坐在她後頭的蛙吹眨了眨眼:「相澤老師也有事情吧。」

  「不然來通知的應該就是相澤老師了。」切島戳著下巴附和道。

  「職業的真辛苦啊。」一旁的上鳴轉過頭加入話題:「不過這自習的一小時要做什麼好……」

  上鳴隔壁桌的耳郎側過身拍拍他肩膀,捂著半張嘴笑道:「你不考慮檢討一下上次情報學的小考嗎?」

  「耳郎!噓!」


  「飯田同學覺得呢?」用筆蓋戳了戳前方寬闊的肩背,麗日歪頭問1-A班長。「這一小時要做什麼。」

  「嗯……」飯田認真沉思了好一陣,皺著眉提議:「複習上午的學科課?」

  麗日給他一個不情願的表情,隔壁的砂藤湊過來說了一聲絕對不要,連前桌的口田都搖了搖頭。


  「啊!我知道了!」教室的角落突然大叫,大家頻頻往那個方向望去,見葉隱的制服看起來像從坐姿轉成了站姿。

  「哈?」後方的爆豪翹著腳不耐煩的拉了一聲長音。

  「國王遊戲!」葉隱看似抬起了手,興致勃勃的說:「全班一起玩!」

  「好!」峰田跳到椅子上,雙手舉高立馬答應。他呼朋引伴似的目光鎖定前桌,往前傾搖了搖綠谷的肩膀。「綠谷也同意對吧對吧對吧!」

  「誒……」綠谷的心思明顯還在想水泥人的通知,他鈍鈍的答道:「都……可以?」

  爆豪不屑地哼了一聲,雙手攏在口袋裡坐沒坐相。「無聊。」

  上鳴越過耳郎問他:「哈哈爆豪你是怕了嗎?」

  「誰怕了啊?!」激將法大成功。

  「運氣也是種實力啊!」切島答腔。

  「是是,不是什麼都要當第一名嗎!」上鳴繼續起鬨。

  爆豪被激得臉色猙獰起來,他譏笑似的抖了抖肩膀,一拍桌子就一句:「來!」


  「不好吧……」後方的八百萬倒是不那麼贊成,她轉過頭問隔壁的轟:「不太妥吧?」

  轟沒什麼反應,半身靠在椅背上。「沒意見。」他興味索然的說。

  「好像滿不錯的!」教室對角的麗日搖了搖飯田肩膀,這提議比班長沒勁的想法好太多了。「飯田同學覺得呢?」

  「這樣好嗎……」飯田猶豫的想了想。

  「就這樣吧就這樣吧!」蘆戶唰地起立,雙手握拳興致高昂地說。「如果女生都接受就不要拖拖拉拉了!玩嘛小梅雨!」

  蛙吹手指點了點下巴,偏著頭說:「我是無所謂。」

  蘆戶一臉期待的看向耳郎,眨著她黑色的大眼等待對方答案。

  「呃……隨便……」耳郎搔著側臉答道。

  「耶!那就這麼決定了!」

  「我可沒答應啊……」教室對邊的八百萬嘟嚷,又不想破壞大家的熱情。但看著前方一直發出怪笑聲的峰田,心裡還是有點不踏實。

  「趁大家討論時我做好了籤喔!」葉隱咚咚的跑到講台上,高舉袖口揮了揮,空氣中顯而易見的有好幾張剪成條狀的紙片,上頭寫著各種號碼還有王冠……嗯?

  第一排的尾白乾笑:「葉隱同學,多少用袖子遮一下?」

  「啊!」透明女孩震撼的往後退了一步,黑板傳來一聲碰撞聲,「還好!差點讓你們作弊了!」

  「……」


01

  「大家都抽好了吧。」葉隱還站在講台上,興沖沖地往下看。「國王是誰呀?」

  「哼呵呵呵呵……」

  聽見奇怪的笑聲,八百萬心裡喀噔了一下,前面的峰田矮著肩膀笑得詭異,高舉起他短小的手,上頭的白色紙條處有不祥的王冠。「我啦!」峰田再度跳到椅子上高聲宣布。

  「這算什麼!吸引力法則嗎!」上鳴指著他大叫。


  「平民們別囉嗦!」峰田趾高氣昂的搖著手上的籤,眼神混濁的說:「七號來給國王摸一下胸部!」

  「太下流啦!」「哪有第一題就這樣的!」「過分!」「可惡!」

  「七號。」

  全班齊齊望向說話的障子……的複製手臂。

  「……」

  「我就知道事情不會這麼順利!」峰田抱頭縮在座位上痛哭:「十分之三的機率要中獎果然太難了啊!」

  「抽到同性的機率這麼高他也是滿冒險的……」切島乾笑道。

  上鳴捉著手機回過頭訕笑:「拍下來拍下來。」

  「好了好了!」台上的葉隱拍了拍手,「上台來吧兩位!」她又咚咚地跳下講台,拉著尾白一起將講桌搬開。


  障子在峰田面前蹲下身子,視線盡力齊平。峰田意思意思的伸手碰碰他的胸膛,面無表情的評論:「障子……很結實。」

  然後他聽到複製手臂說了一聲謝謝。


  詭異又和平的第一輪就此結束。


02

  「ROUND TWO!」

  「我!」麗日揮了揮手臂,滿面春風。「我是國王!」

  大家鬆了口氣,漂亮可愛的女孩子應該會出個和藹可親的題目……

  「唔嗯……」她扁著嘴想了想,「十號一邊施展個性一邊壁咚五號怎麼樣?」

  飯田捏著下巴說:「太危險的個性就不要吧,破壞教室不好。」

  麗日也同意:「好,太危險的個性不要!」

  「十號。」轟說。

  「我五號。」爆豪幾乎同時脫口。

  ……

  太危險了!太危險啦喂!不行不行!

  各方面來講都很不妙啊第二輪!


  「那呃……兩位上台來、吧……」連粗神經的葉隱都發現了氣氛不太對,猶猶豫豫地宣布。

  「不、不要破壞教室哦!」八百萬朝要往講台走去的轟叮嚀。

  轟神色平淡的嗯了一聲,也不知道是答應還是在思考。


  兩人各據講台一角面對面站立,氣勢如虹,暗潮洶湧。

  「真巧啊一半一半的傢伙!」爆豪咧著嘴面貌兇惡的笑道,講話的音調低了幾分。「這次要徹底打扁你!」

  「你覺得他知道壁咚的意思嗎?」台下的耳郎冒著冷汗問隔壁的上鳴。

  「賭我下個月的零用錢,他不知道。」上鳴答道。

  爆豪看起來不知道在躍躍欲試什麼,雙手十指收縮又張開做著預備動作,朝眼前反應冷淡的轟叫囂:「放馬過來吧你!」

  只見轟如他所願的抬起了手,做出像要攻擊的動作,大家一時心頭警報大響,準備幫這間相處了小半學期的教室節哀。

  箭在弦上的情景讓眾人如坐針氈。

  事情發生得飛快,剎那間轟手上冒出厚度約一拳寬的冰柱,急速越過爆豪的右肩上方,釘在後頭的牆面發出一聲悶響。兩人的距離沒有絲毫改變,爆豪明顯也對那根突如其來但沒有攻擊性的冰柱愣了愣。

  在他發楞的同時轟也自講台上下來,走到牆邊盡責的把冰處理掉。


  「這算壁咚嗎?算嗎?」看熱鬧不嫌事大的蘆戶不服氣的說。「一點心動的感覺都沒有啊!」

  蛙吹中肯的說:「以用個性壁咚的要求來說,滿符合的。」

  「不過……」瀨呂抽了抽嘴角:「這比較像是看到蚊子停在牆上,又不想走近爆豪才會採取的行動……」

  爆豪回過神來嚷嚷大叫:「欸欸喂這什麼意思啊混蛋!」手上炸出火花怒氣沖沖地上前要算帳。

  「好了好了沒事沒事!」上鳴跟切島一人一邊將他壓下,讓他繼續待在台上實在太考驗心臟。

  「第二輪結束!」葉隱聽上去難得的心有餘悸。


03

  經過剛剛一觸即發的戰況,大多心裡默想:別出太不可掌控的題目好了……

  「我是國王。」瀨呂舉手說道。

  「嗯……三號說一下對十一號的看法?」

  好普通啊!簡直是真心話大冒險裡最無趣的那種!

  不過緩和一下氣氛也好,當個過度題……


  「我、我是三號。」綠谷側過身把籤亮給隔壁的國王看。

  「我是十一號!」麗日雙手高舉笑著說。

  看來這輪會非常平安,太好了呢。


  綠谷搔著後腦有些不自在的站上講台,對對邊的麗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來吧!笨久同學!」麗日雙手握拳元氣滿滿的說,「我準備好了!」

  「好、嗯呃……」綠谷的臉忍不住紅了,他先支支吾吾一陣,理了理頭緒便開口:「麗日同學人很好,溫柔和善、充滿朝氣,讓人覺得自己也得加把勁才行。」頓了頓,有些害羞地迎著麗日鼓勵的笑臉。

  「受到了很多幫助。」綠谷左手揉右手,感染似的跟著發笑,兩人臉頰皆紅通通的。「能遇見麗日同學,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他滿懷感激的說。

  「嘿嘿……」聞言,麗日露出一個大大的傻笑,「這樣我會得意忘形喔!」

  綠谷跟著傻傻的笑了開來,「以後也請多指教了!」

  「彼此彼此,嘻嘻。」麗日笑著點了點紅紅的臉頰。

  溫馨可愛的回合。


  「瀨呂,你做了一件好事啊。」切島吸著鼻子給隔壁桌的此輪國王豎起拇指。

  「成人之美。」上鳴揉了揉鼻頭,同意道。

  蘆戶捧著臉語氣滿是笑意:「這比前面奇奇怪怪的摸胸跟壁咚讓人心動多了啦!」

  「綠谷……真有一套啊……」峰田面色凝重的說。

  「你該跟人家學學。」八百萬忍不住嫌棄他。


04

  「第四輪第四輪!」葉隱開心的說,「國王是哪位呀!」

  「我。」八百萬舉起手上的籤。「我是國王。」

  看來這次也不會有什麼出格的事,大夥鬆了口氣的同時也有些失望。


  「嗯……」八百萬沉吟一會,決定:「一號同學跟十八號同學互用本名稱呼對方。」

  上鳴湊到耳郎旁邊小聲地說:「這題目有什麼含意啊?」

  耳郎皺了皺鼻尖,用眼尾掃過前者。「人家稱呼他人可都很尊敬的,不帶敬稱的直呼名字會害羞吧。」

  「這又沒什麼……」遲鈍的上鳴依然不解。

  「一號。」爆豪說。

  怎麼又是你啊!還好這次的題目不會有什麼誤會……

  「我是十八號。」切島舉起手,往對方的座位看去。「請多指教啊,爆……」他頓了一頓,改口:「勝己!」

  不愧是切島啊,直爽的稱呼名字也毫無怪異之處。不過……

  「他是會記同學名字的人嗎?」耳郎瞇著眼看向爆豪,喃喃自語道。

  「不可能不可能,爆豪那小子鐵定只記得自己亂取的綽號。」上鳴搧了搧手答腔:「全班的姓他都說不出幾個吧,還名字咧!他說得出來我請妳吃冰!」

  「銳兒郎。」爆豪語氣毫無起伏的說。

  上鳴覺得自己的臉腫了一圈:「靠!」

  「夠義氣啊!勝己!」切島雙手叉腰爽快的笑道。

  爆豪用鼻子哼了一聲,沒說話,也不知道心情是好還是不好。

  「不行,我不服……!」上鳴撐著桌子站起身來,「爆豪你說說看我叫什麼名字!」

  瞇起眼盯著發問者,良久後爆豪開口:「不知道。」

  「……你們排擠我對不對!」上鳴趴回桌上因男性友誼被挑戰而大受打擊。

  「唉,沒事沒事。」耳郎拍了拍他的肩膀,「重點是,上鳴……」

  「嗯?」

  耳郎憋著笑:「我要吃哈根達斯喔。」

  上鳴欲哭無淚:「走開!」


  「為什麼我覺得這一輪也有種心動的感覺!」蘆戶往後轉不解的呻吟,「我需要看醫生嗎?」

  蛙吹眨了眨眼:「這就是反差萌吧。」


05

  「哼哼哼哼哼哼……」

  八百萬睇著發出奇怪笑聲的前桌又有不祥的預感。

  「我又是國王啦!」峰田再度跳到椅子上,「天助我也!」

  「好厲害啊峰田同學!」綠谷驚訝的回過頭,半晌乾笑:「不過別再出奇怪的題目了……」

  峰田嘖嘖兩聲搖了搖食指。「你們玩得太溫馨了,一點也不尊重這個遊戲。」他緊緊捏著國王的籤,高聲宣布:「二十號把內褲露出來吧!」女孩子女孩子女孩子拜託拜託拜託拜託——閉起眼在心裡默念數回。

  「峰田同學!」「怎麼還沒記取教訓啊!」「低級!」

  「啊,是我。」

  是女孩子!果然再次成為國王就是有任務在身!

  峰田猛地睜開眼睛,看向聲音的來處。

  葉隱搖著二十號的籤:「是我哦!不過——」

  「……?」

  「我沒穿耶。」葉隱昭告天下,「穿了才會很奇怪吧!對吧!你們看!」透明女孩像是要撩起裙擺的模樣,一旁的尾白看不下去了上前阻止她。

  「就算看不到也不要養成習慣啊——」尾白一手遮著臉一手捉住她的手臂說道。


  峰田挫敗的瞪著桌面:「為什麼……這是老天爺給我的挑戰嗎?」

  八百萬疲憊的嘆了口氣:「你什麼時候才會醒醒啊……」


06

  「我我我我!」蘆戶砰地從位子上跳起來,「我是國王!終於!」

  「恭喜妳呀小三奈。」後桌的蛙吹開口祝賀。

  蘆戶甩著手臂說:「雖然峰田的作法有點超過但他說的沒錯!太普通就不尊重這個遊戲啦!」

  大家心裡喀噔一聲,先給自己打一劑預防針——看來這次會是厲害的。


  「哼哼!」蘆戶轉了轉手上的籤,一個響指表示決定題目。

  「二號平躺,然後九號在二號身上做十個伏地挺身!」

  「真不愧是小三奈……」蛙吹意味不明的讚嘆道。

  上鳴訕訕的發表感想:「雖然是老梗但的確是魔王題啊……」

  「來來來別害羞!二號同學九號同學!」蘆戶拍著手說。


  「我……二號……」綠谷臉色蒼白的舉起半隻手。

  「笨久同學!加油!」麗日認真地給他打氣。

  飯田推了下眼鏡,態度誠懇的說:「綠谷同學,這是精神的挑戰啊……!」

  「八百萬。」轟轉頭往左方喚了一聲,「可以做一個軟墊嗎?一人長的。」

  「可以、不過……誒?」聰明的八百萬一個眼神便心領神會,她捲起袖子露出大半手臂。「加油啊,轟同學……!」

  轟點了點頭,站起身子將制服外套剝下,領帶也解了,然後把襯衫袖口跟衣襬鬆開。「我是九號。」他舉手說。

  「……某方面來說真是讓人不敢直視的組合。」上鳴嘴角往上抽了抽。

  「轟、轟同學……」綠谷慌張地瞪大眼睛,他看著轟一邊將袖子往上折一邊邁步過來,驚恐的想轟同學是要真槍實彈還是做做樣子……

  「綠谷。」轟看著他的眼睛平靜的打了招呼。

  「我看還是算了吧……」綠谷乾笑兩聲,簡直想挖個地洞把自己埋進去。「蘆戶同學應該只是一時興起、大家也不會當一回事的……」

  八百萬抱著捲起的軟墊步了過來,「別擔心,綠谷同學,你看轟同學都替你想好了!」她拍了拍手上的東西示意,便將墊子鋪在講台上,壓兩下驗收觸感,盡善盡美。「來躺看看吧。」

  「……」不是這個問題啊,這也太不好意思了,而且很奇怪吧……綠谷覷著八百萬製造出來的米色軟墊,面色凝重。「謝謝……」他還是禮貌地先道了謝。

  「來吧,綠谷。」轟解開了最上方的兩顆釦子,認真的說。

  要勞動的都不在意了,他在這邊扭扭捏捏也尚嫌不妥……綠谷閉起眼給自己做了複雜但迅速的心理建設,而後把制服外套的釦子鬆開,視死如歸的躺了上去。

  他緊緊閉著眼睛,感受到一陣陰影覆上身體時,轟在他耳邊說:「失禮了。」

  果然會不好意思到想哭啊——綠谷在心裡潸然淚下。

  轟把雙手撐在綠谷頸子邊上的左右兩側,整整高出十公分的身高讓他能輕鬆地把對方整個罩住。綠谷緊張到一動都不敢動,像待宰的羔羊閉著眼憋著氣等一切過去。

  「飯田同學!幫、幫我錄下來!拜託!你角度比較好!」麗日把手機塞到飯田手心上語重心長的說。飯田滿臉問號但還是乖乖地找好了位子按錄影。

  「轟同學的動作真標準啊……」尾白感嘆道。

  「這是重點嗎?!這不是重點吧!」後頭的上鳴譁然。

  「該說讓人有點害羞……」切島揉著眉間說,「還是有點害怕呢……」

  「不過小綠谷應該要睜開眼睛喔。」蛙吹建議道。

  蘆戶大夢初醒般揚了揚手,「對對對!閉著眼睛算什麼男人!」

  綠谷艱難萬分的撐開眼皮,他數著轟的呼吸聲,大概也快滿十個了。結果一睜眼就見對方正臉離他約只有兩公分的距離,極近的對上視線。綠谷倒吸了一口長氣,依然不敢輕舉妄動。

  就這樣大眼瞪小眼的做完了十個伏地挺身。

  轟上身一撐腿一蹬即站了起來,綠谷茫然的接過轟伸過來的手,對方一個施力將他拉起,還順手拉平了有些褶皺的制服外套。

  綠谷幾乎是腦袋卡殼的回到了座位上。


  接著望向歸位的隔壁桌,八百萬忍不住問他:「有什麼……感想嗎?」

  「……」轟還是一張撲克臉,邊整理衣裝邊說:「差點就親下去了。」

  八百萬為綠谷同學捏了把冷汗。


tbc


還沒碼完,後續會直接貼在這裡

閱覽感謝!


评论

热度(1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