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心病狂脑洞症候群

未來的你尚未知曉昔日之事

这篇真的好可爱——————

なまけけ:

我的英雄學院|轟出

未來的你尚未知曉昔日之事。



       

科技遇上正義,效用會有多麼厲害這點就連小學生都知道。

那,科技遇上英雄呢?

高中生或許能夠明白體會——難得放假回到家,綠谷出久回到房間後不是放鬆心情躺在床上,而是被站在書桌前面的人嚇了一大跳。

「轟……嗎?」出久之所以疑惑,是因為對方的身形。

 

那個男人身高略高,雖然沒有歐爾麥特那般誇張,但185肯定是跑不掉。只談身形出久肯定認不出那是誰,幸虧對方擁有了最具象徵性並且相當搶眼的特徵——半白半紅的頭髮毫無疑問就是轟焦凍這個人,甚至在出久因為驚訝而叫出聲音的瞬間,那個男人回過頭。

 

那個疤痕。

那種表情。

 

絕對絕對絕對!是轟焦凍——「怎麼可能啊!轟同學才沒有那麼大!」出久的音量不小,他沒忍住自己的情緒。

不,也無不可能!畢竟歐爾麥特就是因為個性而使身軀變成一個不得了的肌肉男,並且歐爾麥特到現在也算是繼續在尋找繼承者吧,儘管現在已經有一號繼承者也就是自己但那不代表歐爾麥特會停止尋找。

「像轟這種實力高強、冷靜又帥氣的人歐爾麥特沒有理由不看好他……這樣子就說得通了……」說不定歐爾麥特也將One·for·All的個性傳承給了轟但一個人可以同時擁有兩種個性嗎?歐爾麥特曾經說過他也是無個性,那本身就擁有個性而且還是半冷半熱這種複數……「出……綠谷?」

如果將One·for·All傳承給轟的話,一定能夠創造出更勝歐爾麥特的英雄不不不,不可能這麼簡單就否定掉歐爾麥特——「但是轟的實力是有目共睹的……」

「綠谷!」

轟提高了音量,這下子出久才從自己的喃喃細語中回神。愣了一下,他看著眼前的高大男人無法做出任何反應,這個人喊了自己的姓氏。

「呃……我、我是綠谷……」舉起了右手,就像是回應導師點名一樣。動作可以說是笨拙又好笑,但在轟眼中看起來卻是懷念萬分又可愛得讓人憐愛。

 

努力家,讓人無法討厭,相反地,會吸引他人去追隨他的目光。

看著那矮小的身影逐漸茁壯,到最後成為像太陽一樣的光芒。

對於綠谷出久,轟抱持的情感就是這麼一回事;同時他又認為,出久的光芒是春天即將來臨時從天際劃破的第一道曙光,強烈卻不刺眼。

 

伸出手,轟揉上了出久的臉頰。

那是他的習慣,他「現在」的習慣,當然,出久可不這麼想。他愣愣地接受轟的行為但心底卻是大吃一驚,只是身體沒有辦法即時反應,幾秒後出久嗚啊一聲叫了出來、揮開了轟的手。

 

這個舉動無疑是在挑戰轟。

對他而言,出久不應該這麼做也不會那麼做,他們吵架的時候總是用理性在溝通,只是,在發作之前轟強逼自己冷靜下來。

是他不對,他不應該用著這樣的姿態出現在出久面前,這一切都只能歸咎在協會開發的技術,說可以讓人穿越時空回到以前,如此一來可以降低犯罪機率,防範未然,但扭轉過去這種行為是非常不道德且涉及到許多層面的問題——總之,爭議不斷的實驗最後推派了冷靜理性實力又強大的轟焦凍體驗過去一日遊。

 

結果實驗發生了問題,原本傳送至一周前的時間軸竟然無法停止,當轟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已經站在這個世界。景色的差異就像是當年十五歲的風景一樣,轟去了一趟便利商店從報紙得知日期,於是轟假裝自己是英雄學院的老師,順利騙過出久的母親,並且邀請他至出久的房間參觀等候。

出久的母親或許有些聒噪,但看得出來是因為親眼看著兒子一直努力終於得到回報,所以才向學院老師道出了出久的辛酸。

 

無個性到有個性,他的每一本筆記都寫滿憧憬和希望。

就這樣,轟站在出久的書桌面前,回想起每次和出久做愛的時候,那個人手上的疤痕總是殘忍地告訴自己:這個努力的英雄,總有一天會為了別人而受到更多痛苦。

 

 

「抱歉,嚇到你了。」

「事出突然,但我的時間所剩不多。」

「我……是從未來來到這裡的轟焦凍,如你所見,幾年後我會成長為這樣的人。」

「會來見你完全是預料外的事情,但總覺得必須跟你說些什麼。啊,我並不是非法入侵,我跟你的母親說我是雄英的老師,於是你的母親就先請我來到房間。」

「未……來?」出久上下打量著轟,這個人怎麼看都是轟沒有錯,可是從未來到此拜訪的這種戲碼會不會太過不真實?未來……「轟以後會變得這麼帥氣嗎……完全不難想像呢……現在就已經是個很厲害的人了,以後肯定是一個很有名氣而且非常棒的英雄吧……」控制你的喃喃細語啊綠谷出久,被這樣誇獎著也挺不好意思的。拍了額頭,轟竭盡所能地克制自己,十五歲的出久和他根本不是那種關係,他可不能像「現在」這樣對他又摟又抱的。

 

「如果是從未來來的轟……是不是可以讓我詢問有關以後的事呢……對了、歐爾麥特……歐爾麥特!」

「歐爾麥特?」

「我想問你!歐爾麥特他……未來的歐爾麥特還好嗎?」

 

什麼啊為什麼這傢伙開口閉口就是歐爾麥特!

不論是過去的岀久或是「現在」出久,他們都是如此,他們憧憬的歐爾麥特在人生中都是無可避免甚至是人生道路的指標,但會有誰像岀久那樣為之狂熱呢?看到同班同學變得那麼強大又帥氣怎麼不問一下,或者問問未來的自己是什麼樣的傢伙也好啊——「未來的歐爾麥特……他……」出久的雙眸格外閃亮,他在期待答案,並且期待著轟給出符合他期望的答案。

 

歐爾麥特現在還挺好的,但未來的你更加活躍,所以歐爾麥特不像以往那樣經常躍上頭條版面了……這話,該說嗎?沒有不說的理由吧,只是說了的話會不會影響到出久的心情呢?努力的人是否容易被動搖?若是知道了未來的自己會有相當大的成就,在這個年代的出久是否會慢慢停下腳步……不,不可能的吧……因為這個人,總是說著自己要比別人努力好幾倍——轟因為各種考量,思考著是否回答出久的問題,而出久卻誤以為是歐爾麥特的事情讓轟欲言又止。

 

臉色越發慘白,出久不自覺地抓住轟的衣服,他靠在轟的面前由下而上地仰望著。

「轟……同學?」

「啊,抱歉……在想一些事。」

「在、在想什麼呢?是歐爾麥特他……的狀況……」

 

話說回來,出久為什麼如此關心歐爾麥特的情況呢。

從雄英畢業之後他知道了歐爾麥特是出久的師傅,教導出久成為出色的英雄的人(當然有很大的一部分都是出久自己的努力),他們的個性也非常相似……是家人嗎?如同自己和父親一樣,雖然是家人卻有著奇妙的關係而不肯或不想讓人知道他們是家人?

「你很關心歐爾麥特呢。」

「啊……因、因為、因為歐爾麥特……」

「很照顧我……」

 

這個年代的出久果然是在保守什麼祕密吧?雄英的老師如果偏袒了自己肯定會被說話——嘆了一口氣,轟覺得自己有些壞心眼。他明知出久的情況卻用著這種方法提問。

 

「他很好。」

「但你會更好。」

「我怕說了出口後會讓你產生一絲絲懈怠的心情。」

「咦……我……會更好?」什麼意思?歪了腦袋,出久就這樣維持著抓著轟的衣服的姿勢,原本擔憂的臉色一掃而空。「啊!總之歐爾麥特沒什麼不好就好了……未來的我,也是由現在的我累積努力才會有的吧……就算知道了未來的我或許會有一點成就,但是只要現在稍微懈怠下來的話,轟同學你那個世界的我肯定也不會有所成就的。」

 

「況且,聽到了你這麼說,會讓我知道努力肯定有所回報。」

「反而更讓人忍不住拚命前進了呢!」

 

 

 

啊啊……這個人。

就是這樣吧,他的個性。

不斷努力前進,不是想要跑得比別人快,而是想要追上大家;但不知不覺中,這樣的你到最後是會站在最前頭的。

 

在出久還沒鬆開衣服之前,轟忍不住彎下腰來抱住了這個人。

未來的我們會一直在一起,而現在,就讓我貪婪那當年膽小的我不敢實行的行為——轟用手指勾起出久的下巴。

 

他知道這個人凌亂的頭髮非常柔軟,也知道這個人結實的身軀在他身下的時候會有一點點那麼淫蕩,更知道這個人伸進來的舌頭濕熱地讓人欲罷不能。

他知道,他都知道。

 

而他不知道,原來在這個年代,綠谷出久的初吻原來就是他奪走的。

 

「我喜歡你。」

「在十五歲的時候,我就已經喜歡你了。」

「你曾經跟我說,你的初吻已經不在了,對象也不是我。」

「老實說這件事讓我非常不甘心,所以現在就先下手為強。抱歉,這種行為很不像英雄吧?但我還是要告訴你,因為喜歡,所以才行動,就如同未來的你,是為了保護他人而行動。」

 

「啊,時間差不多了。」

「雖然先跟你告白了,但這個時代的我應該還不知道吧。」

「出久,再見。」

轟是有那麼一點感謝時間限制。

出久現在的表情就像是他們第一次做愛的時候,放不開自己而感到羞澀,一臉不知所措的樣子。如果他再不走,他就會幹出不是英雄應該做的事情,或許他在未來能理所當然地擁抱出久,不過現在,就連一個輕吻都是違背規則的事情啊……回到未來的時候,大概要好好跟出久懺悔了吧。

 

 

 

 

 

回過神來,轟同學已經不見了,嚴格來說並不是轟同學,現在的轟同學並不知道這件事情——「……」

「咦咦咦咦咦!」

「怎麼可能!咦?轟?喜歡……不,不可能吧……」嘴唇上並沒有殘留著觸感,電視劇啦還是小說,總會說親過的地方會熱熱的吧所以剛剛肯定是沒有親到嘴巴的……「嗚啊啊啊啊明明就是有親到啊!我的初吻!」

抱著腦袋跪在房間的地板上,出久一時之間無法消耗龐大的訊息量,一邊痛苦地呻吟著然後又緩緩爬了起來摸上自己的書桌,從抽屜拿出一本筆記本後開始寫著剛剛轟講的事情。

 

 

他認為強大、厲害的英雄都會被寫在筆記本裡。

翻到了寫著轟的那一頁,出久壓抑著混亂的情緒寫出了無法成為一句順暢言語的散亂字詞——「喜歡……嗎?初吻被這個人拿走了;歐爾麥特很好;太好了;真的喜歡嗎?」

 

「啊啊啊啊啊媽媽妳為什麼讓老師直接進來我的房間啦!」這是出久唯一能發洩情緒的地方。

之後有一陣子,出久只要看到轟就會忍不住臉紅,行為變得慌張起來。明明知道這個人和之前那個轟是不一樣的人,可是臉那麼相似!就這樣,有一段時間出久只要見到轟都會覺得尷尬無比,幸虧轟是一個氣量大的人,這個人主動向出久示好——「綠谷,如果我對你做出了什麼失禮的事我願意向你道歉。」

「咦?不!不是的!你誤會了!」

「但很明顯的,你在躲著我吧。」

「不……那是我自己的問題……抱歉、真的很對不起!」

「……好吧。」

「但如果真的是我做錯了什麼,請你跟我說。往後我們需要合作的機會有很多,我不想忽略這些細節。」

「我知道了……謝謝你,還有、抱歉……我會盡快調整自己的……」

 

 

轟真的是一個很不得了的人啊。

自己的失態也被原諒了,這個人完全不自大,實力又強——想不透為什麼會喜歡自己——而這個問題,就這樣被埋葬在出久的心底深處。

 

 

幾年後,轟會告訴出久,當年在學校的時候出久只要看到自己就會臉紅。他有一陣子都在懷疑出久是不是喜歡自己,可是之後出久便沒有那些反應了,反而是自己,目光開始追隨著出久,一開始還不斷告訴自己,是因為出久努力的身影讓自己忍不住注視著,但直到後來,自己好像也發現了什麼。

 

「結果告白的時候,你卻跟我說你的初吻已經不在了。」

「當時真的讓我忍不住想要用左半邊的力量去做些什麼壞事。」這是最高限度的自我嘲諷呢——出久忍不住笑了出來,伸出手攬過轟,拍著他的腦袋就像是安慰小孩一樣說著好乖好乖。

「沒關係,再過不久之後你就會知道我的初吻是誰拿走了。」

「你總是那麼說呢。」對於轟的信任不過問,出久誒嘿嘿地笑了幾聲。然後看了看時鐘,也該是轟出門的時間了。

「今天協會那邊的實驗也要繼續吧?」

「嗯,雖然最近媒體一直在爭論這件事情,但我覺得可以將犯罪率抑制到最低也不是一件壞事。」

「我也覺得不是一件壞事。」出久說,而且是用著肯定的口氣。

 

出門前的離別吻落在出久的額頭上,目送轟關上門,屋內的聲音再次靜了下來,僅剩下時鐘的滴答聲獨自撐場。

 

那麼,轟今天回來的時候會帶著什麼樣的表情呢——出久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评论

热度(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