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心病狂脑洞症候群

[FGO/全员向]Master今天不在家! 26-30

梦游:

文/景南


*御主(默认性别男)出门不在家时从者们无所事事的日常。游戏里的一些梗,好玩而已,不要太认真

*有些梗纯粹是玩游戏的捏他,可能玩过游戏才看得懂且会和fate系列设定有冲突,我选择放弃思考

CP19会出个薄本儿直参,有兴趣可以在CPP或者CP官网上搜小说标题(比心)


26


“哦!瞧瞧这是谁来了!”

圣乔治正用手中的照相机指着前方的走廊,忽然抬起头来大喊一声,让跟在旁边看热闹的齐格飞吓了一跳。

“啊,两位英雄,幸会。”

前方款款而来的美丽女子,似乎是前些天刚刚加入御主麾下的新战力,齐格飞当然也是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这消息,毕竟看家的从者们都很闲,这基地又很小。

“您今天没有与御主同行吗?”

虽然他并不太擅长和基地的女性从者们说话,不过同为与龙有着说不清孽缘的从者,他对现在走廊里的其他两人都有种自然的亲近感。

“嗯……”

玛尔达微蹙眉头,但很快又露出优雅的笑容来。

“说来惭愧,我到现在都还是一级呢。”

齐格飞笑了:“哦,这没什么,我刚来时,这基地还空空荡荡,我维持一级的状态大概有两个月左右。御主总是发愁说资源不够多,我们也要体谅他。”

满宝具满级并且已经被御主叫去要求准备灵基再临的圣乔治不敢插话,悄悄地把头转向了旁边。


27


“说起那个总在研究什么的达芬奇亲,可真是绝世的美女啊,不知道我去请她共进晚餐会如何呢?”

凯撒吃着玛修烤的披萨饼,一边拍拍圆滚滚的肚子一边感慨道。

正在低头研究着国际象棋盘上残局的罗宾汉抬起头,用古怪的眼神上下打量他。

“英灵不需要吃饭。”他说。

“而且那个达芬奇亲有可能是美男而不是美女,欢迎你今晚去确认一下回来告诉我们。”

躺在沙发上打瞌睡的白发弓兵接着说。


28


“在下有做什么稀奇的事情,值得让您如此关注吗?”

佐佐木放下手里的刀,看向撑着头盯自己看的那位美人。

以男性的眼光看,不管谁大概都难以无视这位女性完美丰满的身材,毕竟她生前本来就是靠着这绝妙的身材为武器攻陷了数不清的对手。

虽然现在他们两个都只是在基地假造的庭院里无所事事的看家从者罢了。

“您练习的姿势十分帅气,忍不住就看了起来,请不必在意我。”

美丽的少女对他摆摆手,不过佐佐木可不想放着这样一个全身散发强烈魅惑魔力的女人在附近干扰自己的思路。

他干脆收起武器走到近前,低头看着还抱腿坐在地上的舞娘,这绝妙的胸与腿的曲线在假造的星空下泛着诱人的光泽。

“您不冷吗?”

他感慨道。以他所处的时代标准来看,这女人穿得未免也太少了。

“我要是说冷,你会温暖我吗?”舞娘甜美地笑了。

“……我说,同样都是暗杀者,您还是对在下高抬贵手吧,魅惑一个一星从者有什么好处?”

佐佐木优雅地说着,倒不像是有受到魔力的影响。

“哎,看来幸运A的人不那么容易中效果啊。”舞娘也收起诱惑的笑脸,拍拍裙子站起身。

“或许吧。你可以试试去调戏那些幸运D和E的,比如那个几乎每次都能和御主出行的枪兵,还有明明和我们同样为一星却总有出战机会的那个弓兵……”

“呵呵呵,说得很有道理呢。”


29


“最近难得看到你留下来休息啊。”

亚历山大走近坐在老位子的黑发青年,今天这个人没有打游戏,只是黑着一张脸拿着笔在纸上涂涂抹抹。

“啊。嗯。”

只是看他一眼,青年就又低头去往纸上写写画画,竟然不像平时那样看到他就特意回话说点什么。

好像这张纸比我有魅力啊?

亚历山大好奇地探头看看,却看不懂。

“这是什么?”

他搬椅子坐到青年身边,拿起另外一张没人用的纸看,也印有这张纸上相似的格子和数字,有些格子却空着。

“这是数独。”

韦伯苦大仇深地拿起橡皮,把自己刚才写下来的数字全擦了。


30


等做完眼前的数独,韦伯伸个懒腰直起身,却发现身边试着和他一起玩的红发少年早就无聊得趴在桌上睡着了。

那张鲜红的毛边披风像被子一样盖在少年的背上,看着倒很暖和,虽然从者也不会生病。

韦伯看着他片刻,伸手向他的脸,好像是要帮他拨开落在嘴前的发辫,但很快又把手收了回去。

“要我回避下么?”

卫宫抱着手臂在门口不咸不淡地问。

韦伯吓得打了个激灵。虽然他感觉到其他从者的魔力了,但这地方这么小,谁会成天在意别人有没有靠近啊。

“为什么你要回避?”

他皱起眉头瞪过去。来基地的时间不短了,他和卫宫却总搞不好关系,挺烦人的。

“嗯?你刚才看他用的是什么表情,想听我实话说出来吗?我这人别的没有,就是眼神比较好。”卫宫斜起嘴角笑了。

韦伯站起身来,活动活动脖子,把领带结往上紧一紧。

“怎么?你要和我打吗?免了免了,我可不像那个金闪闪的家伙一样有闲力气。”卫宫摆摆手。

“不,我要把你上次在玛修面前脱衣服性骚扰她的事情告诉御主。”


[FGO/全员向]Master今天不在家! 21-25

梦游:

文/景南


*御主(默认性别男)出门不在家时从者们无所事事的日常。游戏里的一些梗,好玩而已,不要太认真

*有些梗纯粹是玩游戏的捏他,可能玩过游戏才看得懂且会和fate系列设定有冲突,我选择放弃思考



21


“嗯哼,御主今天出征的地方很安全!我知道的。”

忽然听到玛丽这么说,玛修吃了一惊,抬头发现这位很喜欢找人聊天的女士正用侦探似的表情捏着自己小巧的下巴,眼睛一直在往御主的房间瞥。

当然,那个房间现在是空的,毕竟御主正在出征。

“为什么忽然这么说呢……?”玛修小心地问。

“因为他只有在战斗比较容易的时候才会带一些平时总看家的从者出去呀。你看,今天好多经常在的人都不见了。”

玛修迷茫地歪着头:“那是为什么呢?”

“为了让大家都能感觉到自己是有用的吧!嗯嗯,御主真是温柔呢。”玛丽自顾自地断言。

“难道不是为了增加羁绊值吗?常带的那些人早就满了。”

路过的红衣弓兵随口插话道。


22


韦伯——或者说介于诸葛孔明和某个人类之间状态的男人——听到门响之后抬起头来。他知道是亚历山大要进来了。

这个红发美少年身上的魅惑魔力强烈到都有股能闻到的甜腻味道,不少吵闹的狂战士在他经过的时候都会变得安静不少,但韦伯对这魔力其实是很棘手的。

作为诸葛孔明,他的实力很强毋庸置疑,可问题是他却没有什么像齐格飞或其他几个从者那样驱散自身不良状态的能力。

所以一旦被那种甜腻的魔力给抓住,想逃都逃不掉。

更大的问题是亚历山大好像觉得这很好玩,经常拿这茬来开他玩笑,导致他已经变得开始思考是不是要刻意回避一下了。

可是以他自己的思维来说,回避亚历山大?这不是太可笑了吗。

就在他抓着游戏手柄深思的时候,美少年已经进门来了,而且刚进来就亲切地和他打招呼。

“我就知道你会在休息室。”

韦伯转过头,看到少年的时候,本来整日像被人欠钱似的紧缩低压的眉头忽然抬起来,脸上充满了愕然。

亚历山大被他看愣了,不由得低头看看自己,又抬头望过去。

“我身上有何处不妥吗?直言无妨。”


23


韦伯呆然看着这少年肩披的那件带有柔软厚毛边的火红披风。

熟悉到让他忘记自己身上还有一大部分属于诸葛孔明的那件漂亮的披风。

“那个……是哪来的?”他缓缓站起身来。

“你说这个?啊,本来就是属于我的东西啊。御主找来足够的材料让我的能力觉醒之后,它就出现了。”

亚历山大打量他的神情,笑着拉起披风,大方地从身上卸下来,向他递过去。

“要披上试试吗?对我来说它有些长,都拖地了。你肯定会很合适的。”

长发青年神情复杂地低头看他的手。

“怎么了?别客气。”

亚历山大脸上的笑容足以让所有智力正常的生物心跳加快,可他却发现面前这个人的眼神越来越忧郁。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私事。”

韦伯只说了这么一句,托起那披风的一角,无言地看着,看了很久。



24


“嗯?御主给你换礼装了?”

下棋的时候,齐格飞忽然说。

阿拉什很意外:“你怎么知道?是的,他最近给我带的是一个很贵重的礼装。因为这事,那个金闪闪的家伙还和我吵过架。”

齐格飞的表情很复杂:“因为我感觉到你身上的魔力不太寻常……但……你的礼装效果是什么?”

“似乎是能够让我在本该力竭的情况下还能恢复力量坚持战斗的效果,礼装真是厉害啊。”

“唔……”

“怎么了?为什么用那么同情的眼神看着我?”

“没,没什么……”


25


“这个,卖给我吧,你开个价钱。”

听到旁边有人这么说,乔尔乔斯吃惊地回头,发现那是总在角落自言自语敲着墙写曲谱的莫扎特。

乔尔乔斯虽然说到战斗是从不含糊的,但他和几个文艺专长的从者还真没什么共同语言,其中就包括这个怪癖的音乐天才。平时两人单独说话的机会非常少,这还是莫扎特第一次向他主动搭话。

“你会来和我说话还真稀奇,你指的是什么?我这里可没有奇珍异宝啊。”

莫扎特用渴望的眼神盯着他的手里的几张纸片:“我说的是你拿的这些……”

“哦!你说我刚洗出来的照片吗?让你见笑了,御主给我相机之后,我的确是因为感兴趣才到处拍了一些,不过都是些没有水准的习作。”

“没关系!你需要多一些自信。”莫扎特严肃地说。

乔尔乔斯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照片。这些都是他在基地散步拍照时,遇到女从者被要求拍摄的,以男性眼光来看,美女的照片当然很养眼,但显然莫扎特想要的只是其中的几张而已。

“其实你只是想要玛丽皇后的照片吧?”他犀利地问。

“那是当然的!不然难道我还想要赫拉克勒斯的照片吗?!”

莫扎特理直气壮,丝毫没有要害羞的意思。


國王遊戲

亲!!!下去!!!!!啊!!!????

遊坊:

>大部分參照東立翻譯

>糧食向,CP自由心證,明顯的轟出(私心)


00

  「事情就是這樣。」

  水泥人站在1-A教室的前門邊上,表情如一的說:「下午的英雄基礎學,歐爾麥特老師臨時有事會晚點到,他要我轉告一聲不好意思。」他難以察覺的瞇起眼,看著教室裡因為聽見這通知而沮喪的學生們,多少於心不忍。畢竟熬完了上午無趣的學科課,大家是多麼期待下午,水泥人這個教現代文的非常有感觸。

  他嘆了口氣,用厚大的手掌摸了摸臉說:「你們先自習吧,他大概會遲一小時左右。」

  「那個、」靠牆邊的綠谷忍不住舉手發問:「遇到麻煩了嗎?」

  水泥人輕描淡寫的搖了搖頭,「沒什麼,還不到需要學生替他擔心的地步。」他看綠谷還是一臉的不安,便補充道:「一些小事耽擱了,他晚點會自己解釋。」揮揮手示意沒事,觀望兩眼教室就關上門出去了。

  全班的氣氛難得的低迷不振。

  「請相澤老師來代課也好嘛!」蘆戶雙手捧著臉悶悶的說,「再不動一動都要發霉了。」

  坐在她後頭的蛙吹眨了眨眼:「相澤老師也有事情吧。」

  「不然來通知的應該就是相澤老師了。」切島戳著下巴附和道。

  「職業的真辛苦啊。」一旁的上鳴轉過頭加入話題:「不過這自習的一小時要做什麼好……」

  上鳴隔壁桌的耳郎側過身拍拍他肩膀,捂著半張嘴笑道:「你不考慮檢討一下上次情報學的小考嗎?」

  「耳郎!噓!」


  「飯田同學覺得呢?」用筆蓋戳了戳前方寬闊的肩背,麗日歪頭問1-A班長。「這一小時要做什麼。」

  「嗯……」飯田認真沉思了好一陣,皺著眉提議:「複習上午的學科課?」

  麗日給他一個不情願的表情,隔壁的砂藤湊過來說了一聲絕對不要,連前桌的口田都搖了搖頭。


  「啊!我知道了!」教室的角落突然大叫,大家頻頻往那個方向望去,見葉隱的制服看起來像從坐姿轉成了站姿。

  「哈?」後方的爆豪翹著腳不耐煩的拉了一聲長音。

  「國王遊戲!」葉隱看似抬起了手,興致勃勃的說:「全班一起玩!」

  「好!」峰田跳到椅子上,雙手舉高立馬答應。他呼朋引伴似的目光鎖定前桌,往前傾搖了搖綠谷的肩膀。「綠谷也同意對吧對吧對吧!」

  「誒……」綠谷的心思明顯還在想水泥人的通知,他鈍鈍的答道:「都……可以?」

  爆豪不屑地哼了一聲,雙手攏在口袋裡坐沒坐相。「無聊。」

  上鳴越過耳郎問他:「哈哈爆豪你是怕了嗎?」

  「誰怕了啊?!」激將法大成功。

  「運氣也是種實力啊!」切島答腔。

  「是是,不是什麼都要當第一名嗎!」上鳴繼續起鬨。

  爆豪被激得臉色猙獰起來,他譏笑似的抖了抖肩膀,一拍桌子就一句:「來!」


  「不好吧……」後方的八百萬倒是不那麼贊成,她轉過頭問隔壁的轟:「不太妥吧?」

  轟沒什麼反應,半身靠在椅背上。「沒意見。」他興味索然的說。

  「好像滿不錯的!」教室對角的麗日搖了搖飯田肩膀,這提議比班長沒勁的想法好太多了。「飯田同學覺得呢?」

  「這樣好嗎……」飯田猶豫的想了想。

  「就這樣吧就這樣吧!」蘆戶唰地起立,雙手握拳興致高昂地說。「如果女生都接受就不要拖拖拉拉了!玩嘛小梅雨!」

  蛙吹手指點了點下巴,偏著頭說:「我是無所謂。」

  蘆戶一臉期待的看向耳郎,眨著她黑色的大眼等待對方答案。

  「呃……隨便……」耳郎搔著側臉答道。

  「耶!那就這麼決定了!」

  「我可沒答應啊……」教室對邊的八百萬嘟嚷,又不想破壞大家的熱情。但看著前方一直發出怪笑聲的峰田,心裡還是有點不踏實。

  「趁大家討論時我做好了籤喔!」葉隱咚咚的跑到講台上,高舉袖口揮了揮,空氣中顯而易見的有好幾張剪成條狀的紙片,上頭寫著各種號碼還有王冠……嗯?

  第一排的尾白乾笑:「葉隱同學,多少用袖子遮一下?」

  「啊!」透明女孩震撼的往後退了一步,黑板傳來一聲碰撞聲,「還好!差點讓你們作弊了!」

  「……」


01

  「大家都抽好了吧。」葉隱還站在講台上,興沖沖地往下看。「國王是誰呀?」

  「哼呵呵呵呵……」

  聽見奇怪的笑聲,八百萬心裡喀噔了一下,前面的峰田矮著肩膀笑得詭異,高舉起他短小的手,上頭的白色紙條處有不祥的王冠。「我啦!」峰田再度跳到椅子上高聲宣布。

  「這算什麼!吸引力法則嗎!」上鳴指著他大叫。


  「平民們別囉嗦!」峰田趾高氣昂的搖著手上的籤,眼神混濁的說:「七號來給國王摸一下胸部!」

  「太下流啦!」「哪有第一題就這樣的!」「過分!」「可惡!」

  「七號。」

  全班齊齊望向說話的障子……的複製手臂。

  「……」

  「我就知道事情不會這麼順利!」峰田抱頭縮在座位上痛哭:「十分之三的機率要中獎果然太難了啊!」

  「抽到同性的機率這麼高他也是滿冒險的……」切島乾笑道。

  上鳴捉著手機回過頭訕笑:「拍下來拍下來。」

  「好了好了!」台上的葉隱拍了拍手,「上台來吧兩位!」她又咚咚地跳下講台,拉著尾白一起將講桌搬開。


  障子在峰田面前蹲下身子,視線盡力齊平。峰田意思意思的伸手碰碰他的胸膛,面無表情的評論:「障子……很結實。」

  然後他聽到複製手臂說了一聲謝謝。


  詭異又和平的第一輪就此結束。


02

  「ROUND TWO!」

  「我!」麗日揮了揮手臂,滿面春風。「我是國王!」

  大家鬆了口氣,漂亮可愛的女孩子應該會出個和藹可親的題目……

  「唔嗯……」她扁著嘴想了想,「十號一邊施展個性一邊壁咚五號怎麼樣?」

  飯田捏著下巴說:「太危險的個性就不要吧,破壞教室不好。」

  麗日也同意:「好,太危險的個性不要!」

  「十號。」轟說。

  「我五號。」爆豪幾乎同時脫口。

  ……

  太危險了!太危險啦喂!不行不行!

  各方面來講都很不妙啊第二輪!


  「那呃……兩位上台來、吧……」連粗神經的葉隱都發現了氣氛不太對,猶猶豫豫地宣布。

  「不、不要破壞教室哦!」八百萬朝要往講台走去的轟叮嚀。

  轟神色平淡的嗯了一聲,也不知道是答應還是在思考。


  兩人各據講台一角面對面站立,氣勢如虹,暗潮洶湧。

  「真巧啊一半一半的傢伙!」爆豪咧著嘴面貌兇惡的笑道,講話的音調低了幾分。「這次要徹底打扁你!」

  「你覺得他知道壁咚的意思嗎?」台下的耳郎冒著冷汗問隔壁的上鳴。

  「賭我下個月的零用錢,他不知道。」上鳴答道。

  爆豪看起來不知道在躍躍欲試什麼,雙手十指收縮又張開做著預備動作,朝眼前反應冷淡的轟叫囂:「放馬過來吧你!」

  只見轟如他所願的抬起了手,做出像要攻擊的動作,大家一時心頭警報大響,準備幫這間相處了小半學期的教室節哀。

  箭在弦上的情景讓眾人如坐針氈。

  事情發生得飛快,剎那間轟手上冒出厚度約一拳寬的冰柱,急速越過爆豪的右肩上方,釘在後頭的牆面發出一聲悶響。兩人的距離沒有絲毫改變,爆豪明顯也對那根突如其來但沒有攻擊性的冰柱愣了愣。

  在他發楞的同時轟也自講台上下來,走到牆邊盡責的把冰處理掉。


  「這算壁咚嗎?算嗎?」看熱鬧不嫌事大的蘆戶不服氣的說。「一點心動的感覺都沒有啊!」

  蛙吹中肯的說:「以用個性壁咚的要求來說,滿符合的。」

  「不過……」瀨呂抽了抽嘴角:「這比較像是看到蚊子停在牆上,又不想走近爆豪才會採取的行動……」

  爆豪回過神來嚷嚷大叫:「欸欸喂這什麼意思啊混蛋!」手上炸出火花怒氣沖沖地上前要算帳。

  「好了好了沒事沒事!」上鳴跟切島一人一邊將他壓下,讓他繼續待在台上實在太考驗心臟。

  「第二輪結束!」葉隱聽上去難得的心有餘悸。


03

  經過剛剛一觸即發的戰況,大多心裡默想:別出太不可掌控的題目好了……

  「我是國王。」瀨呂舉手說道。

  「嗯……三號說一下對十一號的看法?」

  好普通啊!簡直是真心話大冒險裡最無趣的那種!

  不過緩和一下氣氛也好,當個過度題……


  「我、我是三號。」綠谷側過身把籤亮給隔壁的國王看。

  「我是十一號!」麗日雙手高舉笑著說。

  看來這輪會非常平安,太好了呢。


  綠谷搔著後腦有些不自在的站上講台,對對邊的麗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來吧!笨久同學!」麗日雙手握拳元氣滿滿的說,「我準備好了!」

  「好、嗯呃……」綠谷的臉忍不住紅了,他先支支吾吾一陣,理了理頭緒便開口:「麗日同學人很好,溫柔和善、充滿朝氣,讓人覺得自己也得加把勁才行。」頓了頓,有些害羞地迎著麗日鼓勵的笑臉。

  「受到了很多幫助。」綠谷左手揉右手,感染似的跟著發笑,兩人臉頰皆紅通通的。「能遇見麗日同學,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他滿懷感激的說。

  「嘿嘿……」聞言,麗日露出一個大大的傻笑,「這樣我會得意忘形喔!」

  綠谷跟著傻傻的笑了開來,「以後也請多指教了!」

  「彼此彼此,嘻嘻。」麗日笑著點了點紅紅的臉頰。

  溫馨可愛的回合。


  「瀨呂,你做了一件好事啊。」切島吸著鼻子給隔壁桌的此輪國王豎起拇指。

  「成人之美。」上鳴揉了揉鼻頭,同意道。

  蘆戶捧著臉語氣滿是笑意:「這比前面奇奇怪怪的摸胸跟壁咚讓人心動多了啦!」

  「綠谷……真有一套啊……」峰田面色凝重的說。

  「你該跟人家學學。」八百萬忍不住嫌棄他。


04

  「第四輪第四輪!」葉隱開心的說,「國王是哪位呀!」

  「我。」八百萬舉起手上的籤。「我是國王。」

  看來這次也不會有什麼出格的事,大夥鬆了口氣的同時也有些失望。


  「嗯……」八百萬沉吟一會,決定:「一號同學跟十八號同學互用本名稱呼對方。」

  上鳴湊到耳郎旁邊小聲地說:「這題目有什麼含意啊?」

  耳郎皺了皺鼻尖,用眼尾掃過前者。「人家稱呼他人可都很尊敬的,不帶敬稱的直呼名字會害羞吧。」

  「這又沒什麼……」遲鈍的上鳴依然不解。

  「一號。」爆豪說。

  怎麼又是你啊!還好這次的題目不會有什麼誤會……

  「我是十八號。」切島舉起手,往對方的座位看去。「請多指教啊,爆……」他頓了一頓,改口:「勝己!」

  不愧是切島啊,直爽的稱呼名字也毫無怪異之處。不過……

  「他是會記同學名字的人嗎?」耳郎瞇著眼看向爆豪,喃喃自語道。

  「不可能不可能,爆豪那小子鐵定只記得自己亂取的綽號。」上鳴搧了搧手答腔:「全班的姓他都說不出幾個吧,還名字咧!他說得出來我請妳吃冰!」

  「銳兒郎。」爆豪語氣毫無起伏的說。

  上鳴覺得自己的臉腫了一圈:「靠!」

  「夠義氣啊!勝己!」切島雙手叉腰爽快的笑道。

  爆豪用鼻子哼了一聲,沒說話,也不知道心情是好還是不好。

  「不行,我不服……!」上鳴撐著桌子站起身來,「爆豪你說說看我叫什麼名字!」

  瞇起眼盯著發問者,良久後爆豪開口:「不知道。」

  「……你們排擠我對不對!」上鳴趴回桌上因男性友誼被挑戰而大受打擊。

  「唉,沒事沒事。」耳郎拍了拍他的肩膀,「重點是,上鳴……」

  「嗯?」

  耳郎憋著笑:「我要吃哈根達斯喔。」

  上鳴欲哭無淚:「走開!」


  「為什麼我覺得這一輪也有種心動的感覺!」蘆戶往後轉不解的呻吟,「我需要看醫生嗎?」

  蛙吹眨了眨眼:「這就是反差萌吧。」


05

  「哼哼哼哼哼哼……」

  八百萬睇著發出奇怪笑聲的前桌又有不祥的預感。

  「我又是國王啦!」峰田再度跳到椅子上,「天助我也!」

  「好厲害啊峰田同學!」綠谷驚訝的回過頭,半晌乾笑:「不過別再出奇怪的題目了……」

  峰田嘖嘖兩聲搖了搖食指。「你們玩得太溫馨了,一點也不尊重這個遊戲。」他緊緊捏著國王的籤,高聲宣布:「二十號把內褲露出來吧!」女孩子女孩子女孩子拜託拜託拜託拜託——閉起眼在心裡默念數回。

  「峰田同學!」「怎麼還沒記取教訓啊!」「低級!」

  「啊,是我。」

  是女孩子!果然再次成為國王就是有任務在身!

  峰田猛地睜開眼睛,看向聲音的來處。

  葉隱搖著二十號的籤:「是我哦!不過——」

  「……?」

  「我沒穿耶。」葉隱昭告天下,「穿了才會很奇怪吧!對吧!你們看!」透明女孩像是要撩起裙擺的模樣,一旁的尾白看不下去了上前阻止她。

  「就算看不到也不要養成習慣啊——」尾白一手遮著臉一手捉住她的手臂說道。


  峰田挫敗的瞪著桌面:「為什麼……這是老天爺給我的挑戰嗎?」

  八百萬疲憊的嘆了口氣:「你什麼時候才會醒醒啊……」


06

  「我我我我!」蘆戶砰地從位子上跳起來,「我是國王!終於!」

  「恭喜妳呀小三奈。」後桌的蛙吹開口祝賀。

  蘆戶甩著手臂說:「雖然峰田的作法有點超過但他說的沒錯!太普通就不尊重這個遊戲啦!」

  大家心裡喀噔一聲,先給自己打一劑預防針——看來這次會是厲害的。


  「哼哼!」蘆戶轉了轉手上的籤,一個響指表示決定題目。

  「二號平躺,然後九號在二號身上做十個伏地挺身!」

  「真不愧是小三奈……」蛙吹意味不明的讚嘆道。

  上鳴訕訕的發表感想:「雖然是老梗但的確是魔王題啊……」

  「來來來別害羞!二號同學九號同學!」蘆戶拍著手說。


  「我……二號……」綠谷臉色蒼白的舉起半隻手。

  「笨久同學!加油!」麗日認真地給他打氣。

  飯田推了下眼鏡,態度誠懇的說:「綠谷同學,這是精神的挑戰啊……!」

  「八百萬。」轟轉頭往左方喚了一聲,「可以做一個軟墊嗎?一人長的。」

  「可以、不過……誒?」聰明的八百萬一個眼神便心領神會,她捲起袖子露出大半手臂。「加油啊,轟同學……!」

  轟點了點頭,站起身子將制服外套剝下,領帶也解了,然後把襯衫袖口跟衣襬鬆開。「我是九號。」他舉手說。

  「……某方面來說真是讓人不敢直視的組合。」上鳴嘴角往上抽了抽。

  「轟、轟同學……」綠谷慌張地瞪大眼睛,他看著轟一邊將袖子往上折一邊邁步過來,驚恐的想轟同學是要真槍實彈還是做做樣子……

  「綠谷。」轟看著他的眼睛平靜的打了招呼。

  「我看還是算了吧……」綠谷乾笑兩聲,簡直想挖個地洞把自己埋進去。「蘆戶同學應該只是一時興起、大家也不會當一回事的……」

  八百萬抱著捲起的軟墊步了過來,「別擔心,綠谷同學,你看轟同學都替你想好了!」她拍了拍手上的東西示意,便將墊子鋪在講台上,壓兩下驗收觸感,盡善盡美。「來躺看看吧。」

  「……」不是這個問題啊,這也太不好意思了,而且很奇怪吧……綠谷覷著八百萬製造出來的米色軟墊,面色凝重。「謝謝……」他還是禮貌地先道了謝。

  「來吧,綠谷。」轟解開了最上方的兩顆釦子,認真的說。

  要勞動的都不在意了,他在這邊扭扭捏捏也尚嫌不妥……綠谷閉起眼給自己做了複雜但迅速的心理建設,而後把制服外套的釦子鬆開,視死如歸的躺了上去。

  他緊緊閉著眼睛,感受到一陣陰影覆上身體時,轟在他耳邊說:「失禮了。」

  果然會不好意思到想哭啊——綠谷在心裡潸然淚下。

  轟把雙手撐在綠谷頸子邊上的左右兩側,整整高出十公分的身高讓他能輕鬆地把對方整個罩住。綠谷緊張到一動都不敢動,像待宰的羔羊閉著眼憋著氣等一切過去。

  「飯田同學!幫、幫我錄下來!拜託!你角度比較好!」麗日把手機塞到飯田手心上語重心長的說。飯田滿臉問號但還是乖乖地找好了位子按錄影。

  「轟同學的動作真標準啊……」尾白感嘆道。

  「這是重點嗎?!這不是重點吧!」後頭的上鳴譁然。

  「該說讓人有點害羞……」切島揉著眉間說,「還是有點害怕呢……」

  「不過小綠谷應該要睜開眼睛喔。」蛙吹建議道。

  蘆戶大夢初醒般揚了揚手,「對對對!閉著眼睛算什麼男人!」

  綠谷艱難萬分的撐開眼皮,他數著轟的呼吸聲,大概也快滿十個了。結果一睜眼就見對方正臉離他約只有兩公分的距離,極近的對上視線。綠谷倒吸了一口長氣,依然不敢輕舉妄動。

  就這樣大眼瞪小眼的做完了十個伏地挺身。

  轟上身一撐腿一蹬即站了起來,綠谷茫然的接過轟伸過來的手,對方一個施力將他拉起,還順手拉平了有些褶皺的制服外套。

  綠谷幾乎是腦袋卡殼的回到了座位上。


  接著望向歸位的隔壁桌,八百萬忍不住問他:「有什麼……感想嗎?」

  「……」轟還是一張撲克臉,邊整理衣裝邊說:「差點就親下去了。」

  八百萬為綠谷同學捏了把冷汗。


tbc


還沒碼完,後續會直接貼在這裡

閱覽感謝!


未來的你尚未知曉昔日之事

这篇真的好可爱——————

なまけけ:

我的英雄學院|轟出

未來的你尚未知曉昔日之事。



       

科技遇上正義,效用會有多麼厲害這點就連小學生都知道。

那,科技遇上英雄呢?

高中生或許能夠明白體會——難得放假回到家,綠谷出久回到房間後不是放鬆心情躺在床上,而是被站在書桌前面的人嚇了一大跳。

「轟……嗎?」出久之所以疑惑,是因為對方的身形。

 

那個男人身高略高,雖然沒有歐爾麥特那般誇張,但185肯定是跑不掉。只談身形出久肯定認不出那是誰,幸虧對方擁有了最具象徵性並且相當搶眼的特徵——半白半紅的頭髮毫無疑問就是轟焦凍這個人,甚至在出久因為驚訝而叫出聲音的瞬間,那個男人回過頭。

 

那個疤痕。

那種表情。

 

絕對絕對絕對!是轟焦凍——「怎麼可能啊!轟同學才沒有那麼大!」出久的音量不小,他沒忍住自己的情緒。

不,也無不可能!畢竟歐爾麥特就是因為個性而使身軀變成一個不得了的肌肉男,並且歐爾麥特到現在也算是繼續在尋找繼承者吧,儘管現在已經有一號繼承者也就是自己但那不代表歐爾麥特會停止尋找。

「像轟這種實力高強、冷靜又帥氣的人歐爾麥特沒有理由不看好他……這樣子就說得通了……」說不定歐爾麥特也將One·for·All的個性傳承給了轟但一個人可以同時擁有兩種個性嗎?歐爾麥特曾經說過他也是無個性,那本身就擁有個性而且還是半冷半熱這種複數……「出……綠谷?」

如果將One·for·All傳承給轟的話,一定能夠創造出更勝歐爾麥特的英雄不不不,不可能這麼簡單就否定掉歐爾麥特——「但是轟的實力是有目共睹的……」

「綠谷!」

轟提高了音量,這下子出久才從自己的喃喃細語中回神。愣了一下,他看著眼前的高大男人無法做出任何反應,這個人喊了自己的姓氏。

「呃……我、我是綠谷……」舉起了右手,就像是回應導師點名一樣。動作可以說是笨拙又好笑,但在轟眼中看起來卻是懷念萬分又可愛得讓人憐愛。

 

努力家,讓人無法討厭,相反地,會吸引他人去追隨他的目光。

看著那矮小的身影逐漸茁壯,到最後成為像太陽一樣的光芒。

對於綠谷出久,轟抱持的情感就是這麼一回事;同時他又認為,出久的光芒是春天即將來臨時從天際劃破的第一道曙光,強烈卻不刺眼。

 

伸出手,轟揉上了出久的臉頰。

那是他的習慣,他「現在」的習慣,當然,出久可不這麼想。他愣愣地接受轟的行為但心底卻是大吃一驚,只是身體沒有辦法即時反應,幾秒後出久嗚啊一聲叫了出來、揮開了轟的手。

 

這個舉動無疑是在挑戰轟。

對他而言,出久不應該這麼做也不會那麼做,他們吵架的時候總是用理性在溝通,只是,在發作之前轟強逼自己冷靜下來。

是他不對,他不應該用著這樣的姿態出現在出久面前,這一切都只能歸咎在協會開發的技術,說可以讓人穿越時空回到以前,如此一來可以降低犯罪機率,防範未然,但扭轉過去這種行為是非常不道德且涉及到許多層面的問題——總之,爭議不斷的實驗最後推派了冷靜理性實力又強大的轟焦凍體驗過去一日遊。

 

結果實驗發生了問題,原本傳送至一周前的時間軸竟然無法停止,當轟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已經站在這個世界。景色的差異就像是當年十五歲的風景一樣,轟去了一趟便利商店從報紙得知日期,於是轟假裝自己是英雄學院的老師,順利騙過出久的母親,並且邀請他至出久的房間參觀等候。

出久的母親或許有些聒噪,但看得出來是因為親眼看著兒子一直努力終於得到回報,所以才向學院老師道出了出久的辛酸。

 

無個性到有個性,他的每一本筆記都寫滿憧憬和希望。

就這樣,轟站在出久的書桌面前,回想起每次和出久做愛的時候,那個人手上的疤痕總是殘忍地告訴自己:這個努力的英雄,總有一天會為了別人而受到更多痛苦。

 

 

「抱歉,嚇到你了。」

「事出突然,但我的時間所剩不多。」

「我……是從未來來到這裡的轟焦凍,如你所見,幾年後我會成長為這樣的人。」

「會來見你完全是預料外的事情,但總覺得必須跟你說些什麼。啊,我並不是非法入侵,我跟你的母親說我是雄英的老師,於是你的母親就先請我來到房間。」

「未……來?」出久上下打量著轟,這個人怎麼看都是轟沒有錯,可是從未來到此拜訪的這種戲碼會不會太過不真實?未來……「轟以後會變得這麼帥氣嗎……完全不難想像呢……現在就已經是個很厲害的人了,以後肯定是一個很有名氣而且非常棒的英雄吧……」控制你的喃喃細語啊綠谷出久,被這樣誇獎著也挺不好意思的。拍了額頭,轟竭盡所能地克制自己,十五歲的出久和他根本不是那種關係,他可不能像「現在」這樣對他又摟又抱的。

 

「如果是從未來來的轟……是不是可以讓我詢問有關以後的事呢……對了、歐爾麥特……歐爾麥特!」

「歐爾麥特?」

「我想問你!歐爾麥特他……未來的歐爾麥特還好嗎?」

 

什麼啊為什麼這傢伙開口閉口就是歐爾麥特!

不論是過去的岀久或是「現在」出久,他們都是如此,他們憧憬的歐爾麥特在人生中都是無可避免甚至是人生道路的指標,但會有誰像岀久那樣為之狂熱呢?看到同班同學變得那麼強大又帥氣怎麼不問一下,或者問問未來的自己是什麼樣的傢伙也好啊——「未來的歐爾麥特……他……」出久的雙眸格外閃亮,他在期待答案,並且期待著轟給出符合他期望的答案。

 

歐爾麥特現在還挺好的,但未來的你更加活躍,所以歐爾麥特不像以往那樣經常躍上頭條版面了……這話,該說嗎?沒有不說的理由吧,只是說了的話會不會影響到出久的心情呢?努力的人是否容易被動搖?若是知道了未來的自己會有相當大的成就,在這個年代的出久是否會慢慢停下腳步……不,不可能的吧……因為這個人,總是說著自己要比別人努力好幾倍——轟因為各種考量,思考著是否回答出久的問題,而出久卻誤以為是歐爾麥特的事情讓轟欲言又止。

 

臉色越發慘白,出久不自覺地抓住轟的衣服,他靠在轟的面前由下而上地仰望著。

「轟……同學?」

「啊,抱歉……在想一些事。」

「在、在想什麼呢?是歐爾麥特他……的狀況……」

 

話說回來,出久為什麼如此關心歐爾麥特的情況呢。

從雄英畢業之後他知道了歐爾麥特是出久的師傅,教導出久成為出色的英雄的人(當然有很大的一部分都是出久自己的努力),他們的個性也非常相似……是家人嗎?如同自己和父親一樣,雖然是家人卻有著奇妙的關係而不肯或不想讓人知道他們是家人?

「你很關心歐爾麥特呢。」

「啊……因、因為、因為歐爾麥特……」

「很照顧我……」

 

這個年代的出久果然是在保守什麼祕密吧?雄英的老師如果偏袒了自己肯定會被說話——嘆了一口氣,轟覺得自己有些壞心眼。他明知出久的情況卻用著這種方法提問。

 

「他很好。」

「但你會更好。」

「我怕說了出口後會讓你產生一絲絲懈怠的心情。」

「咦……我……會更好?」什麼意思?歪了腦袋,出久就這樣維持著抓著轟的衣服的姿勢,原本擔憂的臉色一掃而空。「啊!總之歐爾麥特沒什麼不好就好了……未來的我,也是由現在的我累積努力才會有的吧……就算知道了未來的我或許會有一點成就,但是只要現在稍微懈怠下來的話,轟同學你那個世界的我肯定也不會有所成就的。」

 

「況且,聽到了你這麼說,會讓我知道努力肯定有所回報。」

「反而更讓人忍不住拚命前進了呢!」

 

 

 

啊啊……這個人。

就是這樣吧,他的個性。

不斷努力前進,不是想要跑得比別人快,而是想要追上大家;但不知不覺中,這樣的你到最後是會站在最前頭的。

 

在出久還沒鬆開衣服之前,轟忍不住彎下腰來抱住了這個人。

未來的我們會一直在一起,而現在,就讓我貪婪那當年膽小的我不敢實行的行為——轟用手指勾起出久的下巴。

 

他知道這個人凌亂的頭髮非常柔軟,也知道這個人結實的身軀在他身下的時候會有一點點那麼淫蕩,更知道這個人伸進來的舌頭濕熱地讓人欲罷不能。

他知道,他都知道。

 

而他不知道,原來在這個年代,綠谷出久的初吻原來就是他奪走的。

 

「我喜歡你。」

「在十五歲的時候,我就已經喜歡你了。」

「你曾經跟我說,你的初吻已經不在了,對象也不是我。」

「老實說這件事讓我非常不甘心,所以現在就先下手為強。抱歉,這種行為很不像英雄吧?但我還是要告訴你,因為喜歡,所以才行動,就如同未來的你,是為了保護他人而行動。」

 

「啊,時間差不多了。」

「雖然先跟你告白了,但這個時代的我應該還不知道吧。」

「出久,再見。」

轟是有那麼一點感謝時間限制。

出久現在的表情就像是他們第一次做愛的時候,放不開自己而感到羞澀,一臉不知所措的樣子。如果他再不走,他就會幹出不是英雄應該做的事情,或許他在未來能理所當然地擁抱出久,不過現在,就連一個輕吻都是違背規則的事情啊……回到未來的時候,大概要好好跟出久懺悔了吧。

 

 

 

 

 

回過神來,轟同學已經不見了,嚴格來說並不是轟同學,現在的轟同學並不知道這件事情——「……」

「咦咦咦咦咦!」

「怎麼可能!咦?轟?喜歡……不,不可能吧……」嘴唇上並沒有殘留著觸感,電視劇啦還是小說,總會說親過的地方會熱熱的吧所以剛剛肯定是沒有親到嘴巴的……「嗚啊啊啊啊明明就是有親到啊!我的初吻!」

抱著腦袋跪在房間的地板上,出久一時之間無法消耗龐大的訊息量,一邊痛苦地呻吟著然後又緩緩爬了起來摸上自己的書桌,從抽屜拿出一本筆記本後開始寫著剛剛轟講的事情。

 

 

他認為強大、厲害的英雄都會被寫在筆記本裡。

翻到了寫著轟的那一頁,出久壓抑著混亂的情緒寫出了無法成為一句順暢言語的散亂字詞——「喜歡……嗎?初吻被這個人拿走了;歐爾麥特很好;太好了;真的喜歡嗎?」

 

「啊啊啊啊啊媽媽妳為什麼讓老師直接進來我的房間啦!」這是出久唯一能發洩情緒的地方。

之後有一陣子,出久只要看到轟就會忍不住臉紅,行為變得慌張起來。明明知道這個人和之前那個轟是不一樣的人,可是臉那麼相似!就這樣,有一段時間出久只要見到轟都會覺得尷尬無比,幸虧轟是一個氣量大的人,這個人主動向出久示好——「綠谷,如果我對你做出了什麼失禮的事我願意向你道歉。」

「咦?不!不是的!你誤會了!」

「但很明顯的,你在躲著我吧。」

「不……那是我自己的問題……抱歉、真的很對不起!」

「……好吧。」

「但如果真的是我做錯了什麼,請你跟我說。往後我們需要合作的機會有很多,我不想忽略這些細節。」

「我知道了……謝謝你,還有、抱歉……我會盡快調整自己的……」

 

 

轟真的是一個很不得了的人啊。

自己的失態也被原諒了,這個人完全不自大,實力又強——想不透為什麼會喜歡自己——而這個問題,就這樣被埋葬在出久的心底深處。

 

 

幾年後,轟會告訴出久,當年在學校的時候出久只要看到自己就會臉紅。他有一陣子都在懷疑出久是不是喜歡自己,可是之後出久便沒有那些反應了,反而是自己,目光開始追隨著出久,一開始還不斷告訴自己,是因為出久努力的身影讓自己忍不住注視著,但直到後來,自己好像也發現了什麼。

 

「結果告白的時候,你卻跟我說你的初吻已經不在了。」

「當時真的讓我忍不住想要用左半邊的力量去做些什麼壞事。」這是最高限度的自我嘲諷呢——出久忍不住笑了出來,伸出手攬過轟,拍著他的腦袋就像是安慰小孩一樣說著好乖好乖。

「沒關係,再過不久之後你就會知道我的初吻是誰拿走了。」

「你總是那麼說呢。」對於轟的信任不過問,出久誒嘿嘿地笑了幾聲。然後看了看時鐘,也該是轟出門的時間了。

「今天協會那邊的實驗也要繼續吧?」

「嗯,雖然最近媒體一直在爭論這件事情,但我覺得可以將犯罪率抑制到最低也不是一件壞事。」

「我也覺得不是一件壞事。」出久說,而且是用著肯定的口氣。

 

出門前的離別吻落在出久的額頭上,目送轟關上門,屋內的聲音再次靜了下來,僅剩下時鐘的滴答聲獨自撐場。

 

那麼,轟今天回來的時候會帶著什麼樣的表情呢——出久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怪盗joker【人设翻译】

怪盗joker【人设翻译】Viridian

法国侦探,也作为职业画家活跃着,因此被称为艺术侦探。他画出的trick art连joker都被迷惑了

○喜欢的娱乐: 美术馆和歌剧鉴赏

○喜欢的食物: 三明治

=============================================


怪盗joker【人设翻译】Darkeye

Spade的温顺助手,一向沉着冷静。对Spade的事最为理解,料理的手腕不输给小八。真实身份隐藏在谜团中…

○喜欢的电影:恐怖电影

○喜欢的食物:墨鱼意大利面

=============================================


怪盗joker【人设翻译】

Ginko(黑崎银子)
鬼山警部的部下,原F1赛车手,驾驶速度在警察之中名列第一!为了逮捕怪盗而在改造警车。

○喜欢的游戏: Action Race Game
○喜欢的食物:苹果派、Pocky

=============================================

怪盗joker【人设翻译】Momo(白井小桃)

鬼山警部的部下,原特殊部队SAT的队员,喜欢使用拐棍。和银子是从小学开始的搭档。

○喜欢的游戏:格斗游戏

○喜欢的食物:铜锣烧,桃子派

=============================================

怪盗joker【人设翻译】Kaneko(金子)

 Mr.金有的秘书,奋不顾身地支持着金有,曾经为了捕获Joker而积极地设下陷阱等待着Joker。
○喜欢的娱乐:收集眼镜
○喜欢的食物:Mr.cookie

=============================================

怪盗joker【人设翻译】

Lady·Doubt
一直与Professor·Clover共同行动的谜之女性。对Professor以心相许,同时憎恨着人类。可以变成猫。

○喜欢的书:恋爱小说

○喜欢的食物:牛奶,酸奶

=============================================

怪盗joker【人设翻译】

Hyakkimaru(甲贺百鬼丸)

甲贺忍者的头领,被称作十年一遇的天才忍者。一直帮助在忍术学校里总是失败的小八,是前辈也是小八优点的理解者。担心着选择了怪盗之路的小八。
○喜欢的娱乐:时代剧,忍术物的电影和书
○喜欢的食物:关东煮的竹轮

=============================================

怪盗joker【人设翻译】Peacock(DJ孔雀) 

里社会网络新闻的主持人,为了让节目变得更有趣会不择手段。不仅仅是新闻,似乎也担当过偶像音乐会之类的主持人。

○每天的习惯:对着镜子做发声练习

○喜欢的食物:炸鸡


=============================================

怪盗joker【人设翻译】Mambo(曼波将军)

谜之组织「Clover」的将军,拼命想要提升自己的阶级。为了宝物会不择手段的无情男人,却会注意不要花钱过头。有着美化记忆的习惯。

○喜欢的书:生存指南

○喜欢的食物:鲷鱼烧,热狗


【ジョーカーTV Ver】

あいうえお祭りばか騒ぎ

かきくけコミカルテクニカル

さしすせそそくさ忍び足

たちつてとばした今夜の挑戦状


なにぬね乗り込め世界地図

はひふへ香港 パリ ドバイ

まみむめモスクワ ニューヨーク

やいゆえ YOKOHAMA エルサレム


ああ アブラカタブラ

ブラブラ魔法で ソーセージ

ああ 見破れトリック謎解き

お宝 ちょうだいたします

オルブワール ラララ おちゃのこさいさい

ダイヤも はいはい お手の物

半端ない 頭くるくる回転

まさかのピンチも大逆転

オルブワール ラララ おちゃのこさいさい

あいつのハートも お手の物

ミラクルクルクル おっぴらけ

暗号 解読 怪盗少年




【全ひらかな版】


あいうえおまつりばかさわぎ

かきくけこみかるてくにかる

さしすせそそくさしのびあし

たちつてとばしたこんやのちょうせんじょう


なにぬねのりこめせかいちず

はひふへほんこん ぱり どばい

まみむめもすくわ にゅうようく

やいゆえ YOKOHAMA えるされむ


ああ ABuRaCaDaBuRa

BuRaBuRaまほうで そうせいじ

ああ みやぶれとりっくなぞとき

おたから ちょうだいたします

おるぶわある   RaRaRa おちゃのこさいさい

だいやも はいはい おてのもの

はんぱない  あたまくるくるかいてん

まさかのぴんちもだいぎゃくてん

おるぶわある  RaRaRa おちゃのこさいさい

あいつのはあとも おてのもの

みらくるくるくる おっぴらけ

あんごう かいどく かいとうしょうねん




【全ローマ字版】


a i u e o ma tsu ri ba ka sa wa gi

ka ki ku ke ko mi ka ru te ku ni ka ru

sa shi su se so so ku sa shi no bi a shi

ta chi tsu te to ba shi ta ko nn ya no chi-yo-u se nn ji-yo-u


na ni nu ne no ri ko me se ka i chi zu

ha hi fu he ho nn ko nn    pa ri    do ba i

ma mi mu me mo su ku wa    ni-yu-u yo-u ku

ya i yu e    yo ko ha ma    e ru sa re mu


a a    aburacadabura 

bu ra bu ra ma ho-u de   so-u se-i ji

a a    mi ya bu re to ri kku na zo to ki

o ta ka ra    chi-yo-u da i ta shi ma su

o ru bu wa-a ru    ra ra ra    o chi-ya no ko sa i sa i

da i ya mo    ha i ha i    o te no mo no

ha nn pa na i     a ta ma ku ru ku ru ka i te nn

ma sa ka no pi nn chi mo da i gi-ya ku te nn

o ru bu wa-a ru    ra ra ra    o chi-ya no ko sa i sa i

a i tsu no ha a to mo     o te no mo no

mi ra ku ru ku ru ku ru     o ppi ra ke

a nn go-u    ka i do ku    ka i to-u shi-yo-u ne nn